木君

吃all铁、安雷、双黑

© 木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双黑太中】反转(1)

    "嗒 、嗒、嗒、嗒"鞋子踩在地上的声音从远处逐渐靠近,米黄色的大衣让人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 "欢迎再次来到黑手党,太宰治先生。"芥川恭敬的说。

     "啊呀,这不是芥川吗?这可不行啊,那么瘦,不多吃点的话人虎会伤心的。"太宰治漫不经心的说*道,手中不知在把玩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 芥川的耳根悄悄的红了,他咳了一声,眼睛无意间瞟见太宰手中的刀片。他立马正色说道:"太宰先生,请不要在黑手党内部自杀。"

     "啊呀呀,被发现了呢,真令人不好意思。"太宰一边嘀咕着一边将刀片放在口袋中,脸上丝毫看不见羞涩之意。

    "请,首领的办公室在这里。"芥川说完后,便直接向前面的一扇门走去。

     太宰治总觉得有点不对劲,就像在自杀的时候没有漂亮的小姐相陪一样,以前的黑手党成员并不会如今日一样毫无人影,而且芥川今日与自己的对话真的是非常生硬,非常生硬,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。

    "有人出什么事了吗?芥川"太宰治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 芥川脸上的表情滞了一下,低头说道:"不愧是太宰先生,但恕我不能相告,毕竟太宰先生此时还处于与我们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 芥川在一扇门前停住脚步,轻轻的拉开了门,"请进,太宰治先生。"森欧外的声音从屋内传来。太宰治走到门口,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。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呢,太宰治想到。

     "因为事情紧迫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"森欧外的声音有些急躁。"侦探社应该早就查到了那个新兴的异能力组织吧,他们在我们的领域上闹了一些麻烦,所以我和红叶就让中也去了。"

     "中也…,去镇压他们,这的确是一个好选择,那个组织怕是已经全灭了吧。"太宰用他惯用轻佻的语气说道。不对,不对,中也…一个组织。

      "污浊?……"太宰治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森欧外脸上少见的出现了同情的表情,说:"红叶已经赶去医院了,我刚从医院赶回来,真令人担心,流那么多血,毕竟中也君那么小一只。"

       "那我就只好到医院去看望一下这只可怜的蛞蝓了。"太宰治礼貌的微笑道,转身向门口走去,像是丝毫不为这件事所影响,但是他握住门把那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  "太宰先生?"芥川看见太宰治从屋中出来,他刚才一直在门口听着太宰治和首领的对话。

      "医院,芥川。"太宰治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芥川愣了一下,抬眼看向太宰治的眼睛,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,但这也是徒劳,太宰的眼里幽深莫测

      "他要死了,芥川,医院。"太宰治又一次的说道。

      "送他去组织的医院,芥川。"森欧外不知何时倚在门口,"毕竟只有他才能救中也君嘛。

      "……是,首领。"芥川沉默了一下,便向大门外的车走去。

       在开往组织医院的路上,芥川开着车,还是没有忍住问问题的欲望,他转头问太宰,"太宰先生,你……你不担心吗?"

      "芥川你什么时候吞吞吐吐的啦,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想去观赏一下小矮子的惨样啊。"太宰治用轻快的语气说道。然后将头转向窗外,一副不再想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芥川默默的把头转过去,心中吐槽到,你在说这话之前到是把掐着衣服的手给我松开啊!

       然后就到了医院,据芥川后来叙述,太宰治先生就像一阵风一样跑向中也病房,连自己的绷带开了都没有发现。脸上的表情就像即将失去自己最心爱宠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 太宰一把拉开了病房门,那是一个特制的病房,平常绅士有礼精致的小矮子面目狰狞的咆哮着,整个人都被特制的皮革绑在床上。

     "敌人已经消灭了,可以休息了,中也。"太宰镇定的走过去,抓住中也微微颤抖的手。

       中也一下子瘫倒在床上,他想睁开眼睛,想对太宰说你这个混蛋终于来了,但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动了动自己被太宰握住的手,表示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 白色的床单已经被鲜红的血液浸湿了,太宰的眼神在移到中也的腹部时就怔住了,那里被某种锋利的东西豁开了一个极大的口子,他甚至看到了森森的白骨,带有腥气的血液从中涓涓流出,不断的带走面前这个面色苍白的昏睡的蛞蝓的生命。

      太宰被推到病房边缘,一个个穿着白色大衣的医生围在病床旁边,正在想方设法的去修补那破碎不堪的躯体。他缓缓的坐在地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人忙碌着,空气中那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  "我们尽了全力,但污浊实在是过于强大。"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太宰治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太宰转头,昔日精致美丽的女人如今眼角泛红,身上精致的衣服变得肮脏破碎,隐隐可见到血痕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1 )